服务热线:15050755496

公司新闻

    当前的位置: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首页

浅谈济南市交通信号控制管理

浅谈济南市交通信号控制管理

发表日期: 2020-10-08 16:34:36 

道路交通信号控制是城市智能交通管理的核心组成部分,受到公安交警和智能交通市场终端用户的密切关注。由赛文交通网和“中国信息控制精英俱乐部”联合举办的“中国交通信号控制发展论坛”23日成功举办。会上,济南市交警支队信号控制研究室主任赵景春介绍了济南市交通信号控制管理模式。
以下是赵景春讲话的主要内容(全部内容见视频):
首先,信号控制创新济南模式
对于信号控制创新济南模式,赵景春介绍了信号控制、隧道信号控制和高架路信号控制三个方面。
首先,以京石路-顺庚路交叉口为例,介绍了交叉口信号控制的创新,因为随着城市交通流量的不断增加,交叉口交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被称为济南市交通堵塞最严重的十字路口之一。
为此,2012年对该交叉口进行了优化和改进。信号控制有三大创新:一是倒车可变车道信号控制;二是二次诱导信号控制;三是过街行人绿波释放。
倒车可变车道信号控制可以说是济南首创。2012年研制成功,并京石路实施应用。
主要方法如下:
A.京石路、顺庚路四个方向,距停车线约50米处,打开中央隔离带,将靠近中央隔离带的第一条车道划分为反向可变车道;
B.开口处增加一个信号灯控制车辆进入逆行车道;
C.优化信号灯的释放相序,四个方向的第一阶段都是左转阶段;
D.对于精细反向可变车道的信号配时,开口处逆行车道信号灯提前12s变绿(保证50米车道上第一辆车到达停车线,左转相位绿灯刚刚释放),车流可直接通过50米反向车道,实现不停车左转,减少因辅助停车场。
交叉口反向可变车道信号控制系统只能通过简单的交叉口渠化和信号控制,而不需要道路建设和道路扩建。通过增加50米长的反向可变车道,一个方向可通行12辆车,每周可增加4个方向48辆车。按高峰220秒计算,高峰小时可放行车辆768辆,通行能力同比增长8.8%,目前该控制技术已济南33个地方应用。
二次诱导信号控制技术是根据候车区的距离和行驶速度,精确计算出首辆车到达停车线的时间(9S),建立诱导屏引导方案,准确引导车辆进出等候区的时间,避免二次停车。
人行横道绿波放行控制模式,精确计算出行人通过第十条半路的通过时间(15s),并利用左转最后15s绿灯时间开启半人信号绿灯,使行人不必同时停留即可通过交叉口,保证主干道的绿波带宽。
此外,济南还具有创新的思维模式,如信号灯、请求式诱导信号灯、行人请求式过街信号灯、智能可变车道信号控制、流控仓库信号控制、瓶颈信号控制等。
以开元隧道为例,济南交警支队研制了“集装箱移动式”隧道智能信号控制系统。控制策略主要有信号联动、总量控制、进出平衡和集装箱移动信号控制。
西向东控制方案是通过埋隧道内的地磁探测器,准确掌握隧道内车辆的排队长度和进出隧道的交通流量。当车辆排队到E点时,触发隧道信号控制方案,通过模型算法精确控制进出隧道的交通流,保证进出平衡。隧道内车辆的最大排队长度不超过D。
从东向西,嵌入隧道内的地磁探测器能准确掌握进出隧道车辆的排队长度和进出隧道的交通流量。当第二条隧道入口的游客排队控制方案被触发时,隧道的第二个入口被触发。采用模型算法对进出隧道的交通流进行精确控制,保证进出口的平衡。隧道内最大队列长度不超过C。
同时,系统还具有事件检测功能。隧道内发生交通事故等事故时,隧道入口信号灯变为红灯,禁止车辆进入隧道。
目前济南所有新建隧道均已安装集装箱移动隧道信号控制,最大限度地保障了隧道内的交通安全。
高架道路信号控制方面,济南市新建的高架道路均设置了以地磁、视频检测为主体的智能集成控制系统。同时,济南市交警支队与有关单位联合研制了济南版高架道路匝道自适应信号控制系统,并于2016年获得公安部批准。
2。济南信号社会化运维模式。2016年,济南市交警支队依托公安网、交通网、互联网、大数据“三网”开发智能设施运维云平台。首先建立可视化电子文档,然后自动查找故障。通过手机app,进行线自动故障报告、运行维护轨迹回放,实现实时监控。同时,我们也推出了微信版本。微信服务大众,钉子服务一线警察。方便一线警务设施故障报告、提高信号维护效率、提高运维管理水平等方面发挥着内作用。
三是信号配时机制济南模式
信号配时调整社会化,引入社会专业团队,通过“大数据+交通仿真+信号配时”深入挖掘交叉口信号配时。
主要有五个步骤:
基础数据文件构建;
宏微观模型构建;
精确信号配时;
辅助交通组织设计;
效果跟踪与评估。
精确的信号配时方面,利用地磁、电警等交通大数据的挖掘和分析,将信号控制时段划分为11个时段,包括两个峰值、两个副峰值、三个过渡、三个平峰和一个晚上,这些时段每天都不同。充分利用相位优化和协调优化,提高业务效率,降低溢出概率。协调和协调交叉区域的比例,实现子区域的协调。
效果跟踪评价方面,高峰时段信号控制不追求最大通行能力,而是把解决交叉口过流问题、降低过流概率作为重要评价指标;高峰时段绿波协调应尊重交通参与者的主观经验,不以道路总延误最小为主要评价指标,而应以停车总量最小为重要评价价格指标。
4。关于信号控制的几点思考
用大数据实现信号自动定时还有多远?
单靠红绿灯就能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吗?
如何理解红绿灯的黄色闪烁?
什么是最高级别的信号控制?
  以上内容来自八角杆厂家尚源智能,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区分红绿灯质量的方法有哪些下一篇:学习型倒计时与脉冲式倒计时的区别及应用场合